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人工|吉林快三开奖直播视频|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正文 第一卷 陌上行 第八十五章 白衣门内有客至

作者:宦游客
?#21482;?#29992;户请访问:m.71wx.net

    天山之下,一座寻常的人家茅草屋内,屋子原本的主人,早已经化为了两具冰冷的尸体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坐在茅草屋内,男的英俊潇洒,青衣折扇,女的婀娜多姿,娇艳动人。如果不是地上的两具尸体,在时时刻刻地提醒着,着实看不出来两个人还有什么丑恶行径。

    男的摇了摇手中的折扇,刚刚想要开口说话,就一口淤血从腹中翻腾而上,男人极其爱干净,所以,这淤血被他吐在了屋子的角落里,还急忙用一张手绢擦拭过,盖在了污血之上。

    这才回过了头,看向了娇滴滴的女子:“师姐,这白乐天明显就是看出来了我们的身份,下?#32622;?#36731;没重,你怎么还帮着他说话?#20426;?br />
    先前应当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,让这男子受了伤。女子背后摆着一把木琴,用袖口掩面,露出了娇媚的眼神,瞧向了男子。

    “师姐!”男的举起了折扇,冲着女子摇了摇,示意她这种时候?#28784;?#24320;玩笑。

    “师弟?#21073;?#34429;然你皮?#20063;?#38169;,师姐跟你算是双修?#38476;?#20387;,可你也知道,师姐看到英俊的男人,就走?#27426;?#36947;了,再说了,白先生肯定是失手,不小心打?#35828;?#20320;,要不然?#20197;?#20040;就没事儿?#20426;?#22899;子冲着男子眨了眨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男一女,是同门,女的在门中排行第二,男的排第三。女的叫诗两行,男的叫酒三两。算不上什么好名字,也不是很出众的名字,可这两个名字,在大?#24179;?#28246;之中,还是?#34892;┓至?#30340;。

    大?#24179;?#28246;,排名第一第二的杀手,便是这二人。

    “唉,师姐?#21073;?#36825;世间,可不是每个男人都像我这般,会疼你爱你,那白乐天肯定是故意使然,就是为了让你我之间生出间隙。?#26412;?#19977;两继续跟诗两行理论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就认为白先生是失手,而且肯定对我有好?#23567;!?#35799;两行眨眨眼睛,望向了窗外的天?#30504;?#19968;脸的向往之色。

    ?#20843;?#19968;个已经近了花?#23383;?#24180;的光棍汉子,都没个女人能瞧上,师姐你可不能为了这种男人,跟我生这闲气。?#26412;?#19977;两摆了摆手,明显不想继续下去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诗两行?#34892;?#23244;弃地瞥了酒三两两眼,嘟起了嘴:“切,整天看你都快看吐了,看看别的男人,都是那么有味道,更何况,老男人才更靠得住。”

    说着,诗两行还陶醉地伸出舌头,轻舔嘴唇。

    酒三两倒吸了一大口凉气,差点双腿一软,气的昏厥,这辈子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师姐,还结成了双修?#38476;?#20387;,真的是老天爷瞎?#25628;郟?#20081;点的鸳鸯?#20303;?br />
    “哼!”气得冷哼一声,酒三两将双手背在了身后:“既然你觉得人家靠得住,你就去找人?#24050;剑?#36319;我在这耗个什么劲?#20426;?br />
    “师弟?#21073;宦?#20320;说,那是老娘看得起你

    ,要不是你底下的功夫也还不错,老娘早就一脚把你踹得?#23545;?#30340;了,还跟我这在这大声地骂骂咧咧。”诗两行也?#34892;?#19981;客气地张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,……?#26412;?#19977;两气的伸出一只手,哆哆嗦嗦,不知道该说什么比较好。

    索性一跺脚,猛然转身,拉开茅草屋的门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一,二,三!”诗两行,伸出了三根手指,回头望向屋门的方向。

    屋门再次被打开,酒三两一脸笑容的推开的屋门,走了进来,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诗两行的身边,在路过两具尸体的时候,还刻意避开了流淌在地面上的血迹。

    “师姐?#21073;?#20170;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,?#20063;?#36208;,我?#38376;?#30528;你,而且,师弟还受了伤不是。?#26412;?#19977;两见到诗两行不为所动,呲呲牙:“师姐,你看红莲大人交代我们的事情,还没有办完,我肯定不能走开,对?#27426;浴!?br />
    “给老娘滚!”诗两行瞧着酒三两的贱样,抬起脚,一脚就踹在了酒三两的屁股上:“给老娘到屋外站着去,不到晚上不准进屋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。?#26412;?#19977;两刻意扭了扭屁股,急忙急忙地就转身,再次向着屋外走去。

    那日之后,又过了两?#30504;?#30333;衣门后山崖畔,宁?#27426;?#31449;在山石?#33267;?#30340;?#30422;?#23830;畔上,望着崖畔之下,愣愣出神。

    经过了白乐天的出手,郭小九算是暂且保住了小命,可这都两日光景了,郭小九一点醒转的迹象都没有,怎么能不叫人心里着急。

    宁?#27426;?#32463;过了这几天的修养,?#21482;?#19978;了干净的道袍,理过了发丝,?#21482;?#21040;了以前那个让人不敢轻易靠近,不食人间烟火的动人仙子。

    就连白乐天都不敢靠近,他无论说什么,都会被宁?#27426;?#36873;择无视。

    这偌大?#38476;?#34915;门,也就只有白夜雨这个小?#19968;錚?#33021;跟宁?#27426;?#20598;尔说上几句话,也大多是白夜雨再叽叽喳喳个不停。

    那?#36153;?#29503;确实是白衣门所圈养,白夜雨跟它关系不错,更小一些的时候,白夜雨都是骑在雪猿的头顶上在这白衣门内上蹿下跳,?#30475;?#37117;能气?#38476;?#20048;天骂个半晌。

    今天这崖畔之上,没有白夜雨,毕竟年幼,来过这地方一次之后,往那崖畔之下一瞧,差点吓?#23194;?#35044;子,也就再也不敢随着宁?#27426;?#26469;这崖畔周围了

    毕竟闲的清静,宁?#27426;投?#33258;望着崖畔下的光景,发着呆。

    后山洞穴之中,白乐天皱着眉头走出了洞穴,他眯着眼睛,往白衣门的大殿方向瞧了瞧,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须,不由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“这些日子,我白衣门的客人可真不少。”放下了手,白乐天?#24613;盖那?#30340;去大殿的后头,看看又是谁来了他这白衣门内。

    又恰巧瞧见了站在?#21501;?#30340;宁?#27426;?#20415;冲着宁不

    二的背影,挥了挥手:“宁仙子,有个事情可能需要?#22836;?#20320;一下,有人好像来我白衣门想要惹事情,比你那天还要恶劣一些。”

    听到身后传来了白乐天的声音,宁?#27426;?#20559;过了头,轻轻点?#35828;恪?br />
    “我受了伤,师弟应当?#37027;?#36319;你说过了,所以才?#22836;?#23425;仙子出手,就当是顺便还个人情如何?#20426;?#30333;乐天见到宁?#27426;?#24182;没有想要动身的意?#36857;?#36825;才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可啥都没说。”不知道什么时候,?#37027;?#36208;到了洞口?#38476;?#22812;雨,很认真的对着白乐天解释道,说话间还翻了个白眼,生怕这位师兄冤枉了他。

    又在心里?#24213;?#22016;咕,前几天还活蹦乱跳,摆了个仙人手笔,今天就又受了伤,嫌麻烦就嫌麻烦呗,还给自己找个冠冕?#27809;?#30340;借口。

    白乐天抿着嘴,打量了白夜雨几眼,看?#38476;?#22812;雨一阵?#30007;椋?#23567;脸煞白:“师弟?#21073;?#20320;这骗?#35828;?#20238;俩,还没有学到家,是师兄教的不好,其实还?#27599;?#20320;自己的悟性,还不赶紧回去好好研究研?#20426;!?br />
    见到自己的小伎俩已经被识破,白夜雨也不敢多停留,急急忙忙地向着洞穴里面走去,连头都不?#19968;亍?br />
    宁?#27426;?#20914;着白乐天点?#35828;?#22836;,伸手扶正?#35828;?#21073;,走下了?#30422;?#23830;畔,向着白衣门的大殿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白衣门正殿前?#21073;?#24050;经有百名白衣门弟子,执剑而立,正对的大门方向,有四人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两男两女,有乞伏女子,有吐蕃僧兵,还有一?#38405;?#23376;执扇,女子抱琴的双休伴侣。

    走入大门之后,最前头的诗两行,当即露出了满面笑容,哪里还有登山之时,抚琴杀?#35828;男?#29408;表情,她眯着?#19968;?#30520;子,望向了大殿前?#21073;骸?#25105;觉得整个江湖的英俊男子,这白衣门之内,能占半数之多。”

    没有等到师弟酒三两的打岔,诗两行就急忙冲着白衣门之内吼了一嗓子:“白先生,前几日我们见过面,回到家后,我觉得我这辈子跟错了人,所以就抽了个?#30504;?#21448;来了你这白衣门,今天我要把你抢回来,跟老娘成?#20303;!?br />
    好像感觉说错了话,诗两行急忙纠正道:“其实,在这白衣门内也不是不可。”

    酒三两的额头上满是黑线,深深呼气吸气,背转了身,眼不见心不?#24120;?#21487;耳依旧能闻。

    走在最后的出连扈,发出了一声冷笑。吐蕃僧兵火?#36920;?#25284;着手中的禅杖,合上了身后的大门,眼中没有任何情绪。

    白衣门一众弟子,让开了一条道路,白衣门大师兄捧着剑,走到了众多弟?#30001;?#21069;,隔着?#26174;叮?#21521;那几道身影打量过去,实在是觉得,难以忍受自己的师父受到?#35828;任?#36785;。

    当即扬剑厉呵一声:“何方歹人,胆敢闯我白衣门辱我师父?#20426;?br />
    (本章完)?#21482;?#38405;读本章节请点这里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人工
推荐一款可以赢钱的棋牌软件 广东11选5带单合买 时时彩后三组选杀一码 后二万能大底稳赚 排列三复式四个号码多少钱 浙江12选5走势图表基本走势图 9cb彩计划app 电玩城龙虎技巧 一分极速快三精准计划 3d怎么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