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人工|吉林快三开奖直播视频|
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學霸的黑科技系統 第1361章 從今往后,你總算是有個家了

作者:晨星LL
手機用戶請訪問:m.71wx.net

    徐福號已經離開地月系統,帶著億萬華夏兒女們的期望,朝著數千萬公里之外的荒漠出發。

    就在全球航天業界的視野都被這艘巍峨的星艦帶去了遠方的時候,物理學界也緊跟著發生了一件大事兒。

    隨著IMCRC委員會議的順利召開,新任理事長的選出,IMCRC首任理事長陸舟,也如期而至地站在了會議廳的講臺上,面對各國委員代表、理事成員以及物理學界知名大牛,宣讀了卸任演講。

    在演講中,陸舟對物理學的未來表達了樂觀的愿景,認為這門學科一定能夠在未來的一百年迎來前所未有的繁榮,并將這份繁榮輻射到人類社會的每一個角落。

    然而這份樂觀,并沒有沖淡彌漫在會場內的惋惜與不舍。

    雖然很早之前陸舟就不止一次地表達過,自己只會擔任一屆理事長的觀點,可當他卸任的那一刻真正來臨時,人們還是忍不住陷入了對過往的回憶,腦海中不由自主地閃過了他曾經帶領IMCRC創造的一個又一個不可思議的奇跡。

    甚至就連整個任期都在和他唱反調的惠特爾教授,都忍不住在心中為他的離去感到了憂傷。

    也許人就是這樣。

    只有在失去的時候,才會念起擁有時的美好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惠特爾教授總算是明白了老朋友說過的那句話,有一位英明的領路人在前面帶路,是一件多么令人幸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往后的路,就得他們獨自去走了。

    幾乎所有人都懷著沉重的心情,聽完了他的演講,并在最后送上了莊嚴而肅穆的掌聲。

    那掌聲中聽不出任何的歡欣雀躍,反倒沉重的有點兒不像是卸任,更像是某個大人物的葬禮。

    “……請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,你們會讓我感到為難。”

    哭笑不得地看著臺下的一雙雙眼睛,陸舟覺得要是任由這種情緒繼續下去,對繼任的羅師兄來說恐怕不是一件好事兒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輕咳了一聲,用兩句話的功夫對自己的演講做了一個簡短地總結和收尾,然后便將話筒讓給了羅師兄,快步走下臺區了。

    且不管接過話筒站在臺上的羅文軒同志是如何的亞歷山大,走下講臺的那一剎那,陸舟是真的感覺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輕松。

    雖然壓在他肩頭的重擔還有很多,但至少最沉重的一個已經告一段落了。

    隨著IMCRC這邊的工作終于完成了最后的交接,趁著徐福號還在開往火星路上的這段難得閑暇時光,陸舟也總算是能夠騰出時間來,去處理一些私人方面的問題了。

    離開了滬上,陸舟沒有返回金陵,而是先帶著陳玉珊去了一趟自己的老家江陵,將兩個人的決定告訴了父母。

    出乎陸舟意料的是,他原本以為老爹老娘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,哪怕不會感到詫異,至少也會意表示一下意外。

    然而現實卻和他預期之中的截然相反,他的老爹和老娘非但沒有感到任何的意外,甚至臉上帶著些果然如此的感慨。

    讀出了兒子眼中的疑惑,方梅輕輕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和你爹啊,早就看出來一點了,哎……就是苦了人家女孩子。”說著,她看向了一臉羞澀的陳玉珊,和藹地笑了笑繼續說道,“珊珊啊,我們家陸舟打小時候,人就比較耿直,考慮問題和做事兒都是直來直去的,有時候說話也不怎么好聽,但我可以向你保證,他的心地還是非常善良的。以后啊,就拜托你了。”

    一聽到這句話,陸舟頓時就不樂意了。

    “媽,你在說什么呢,耿直歸耿直,我說話怎么就不好聽了。”

    喜歡聽他講話的人能夠從金陵大學的數院,排隊排到航天發射中心去,這種說法一點兒科學依據都沒有。

    看著滿臉慈祥笑容的伯母,陳玉珊紅著臉說:“沒事……雖然他有時候,確實太耿直了點,但我還是挺喜歡他這一點的。”

    陸舟:“……?”

    “情人眼里出西施,我懂,你不用和我解釋的,”方梅笑著說道,“我和你的伯父,也是從那個年齡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這回是輪到老陸不樂意了,跟著反駁說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也是從那個年齡過來的,我和這小子能一樣嗎?我當年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可是這方圓十里地有名的俊后生……有這閑工夫,趕緊去菜市場給你兒子和兒媳婦買條魚回來。說起來,你今晚上要喝酒吧,記得回來的時候再買兩斤豬蹄和耳朵,我一會兒做點下酒菜。”

    一聽到這番話,老陸頓時被收買地不吭聲了,樂呵地穿上鞋出門買菜去了。

    陳玉珊的眼睛轉了轉,笑著站到了方梅的旁邊,主動提議說道。

    “伯母,我來給您打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打什么下手,想學兩手在旁邊陪我說說話就行了,你伯母一個人應付的過來。”看著自己未來的兒媳婦這么賢惠,方梅是越看越滿意,眼睛都笑瞇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媽,我也來幫忙好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大家都有事情做,陸舟也不好意思自己一個人閑著了,于是也想給自己找點事情做,然而剛剛這么一開口,就被老娘一句話給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這么點地方擠三個人像什么話,你就別來添亂,在客廳里等著吃就行了!”

    看著在老娘面前吃癟的陸舟,陳玉珊不禁感覺有些好笑,于是偷偷向他吐著舌頭辦了個鬼臉,然后得意洋洋地跟在了方梅地身后,鉆進廚房里去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當天晚上,陸舟的老娘方梅做了整整一桌的好菜,一家人坐在一起吃著飯,氣氛熱鬧的簡直就像是過年。

    難得喝酒不被自己老婆擠兌,老陸拿出了他珍藏已久的好酒,大大方方地擺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平日里一次只舍得嘬一小杯的他,這次簡直像是豁出去了一樣,拉著兒子一杯接一杯地喝著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,已經許多年沒有醉過的他,今天也是難得地醉了一回。

    “……當年你拿到菲爾茨獎的時候,你爹我沒醉過,拿到諾貝爾獎的時候更沒有醉,今兒個看來是跑不掉了,”手中握著酒杯,老陸長吁短嘆地感慨道,“你爹老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沒六十呢,老什么老。”

    “五十多也不小了……想當初你才這么大一點,坐在凳子上腿都夠不著地板,現在已經比我都高了。”兩只眼睛瞪著天花板,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似的,老陸忽然傻笑了一下,絮絮叨叨地說道,“還是那時候有意思,我還記得當年我趁你老娘不注意,偷偷給你喂了一口白的,然后就看著你兜兜轉轉地跑去地上打起了醉拳。”

    陸舟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是人干的事兒嗎?

    要是老爹不說的話,他都還不知道,自己小時候居然還有這么一段黑歷史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沒想到自己男朋友還有這么可……可愛的過去,陳玉珊的肩膀劇烈的抖動著,可能是憋笑憋得肚子疼,干脆假裝咳嗽將臉埋到了桌子下面。

    方梅還以為她嗆著了,關切地拍了拍她的后背,從旁邊給她拿了一杯熱水。

    “慢點吃,別嗆著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……我沒事的,伯母。”

    “還說沒事兒,都咳成什么樣子了。”

    一杯酒喝完,陸邦國朝著自己的酒壺伸了下手,結果沒摸到酒壺,卻是摸到了菜盤子,要不是坐在旁邊的陸舟眼疾手快,差點把下酒菜當成酒給自己滿上了。

    將盤子從老爹的手中奪了過來,陸舟嘆了口氣說道。

    “爸,你喝多了,還是悠著點吧。”

    “少來,這才幾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沒數錯應該是第十七杯。”

    “啥?才七杯啊,加起來都沒個兩斤,把你爹灌醉還早著呢……不過你小子都喝第幾杯了居然還能算的這么清楚,不愧是搞數學的。”

    陸舟無奈地笑了下,也就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不是他吹牛,雖然他對酒這東西沒什么特別的嗜好,但酒量卻一直都不錯。

    一方面自然是遺傳的,至于另一方面,恐怕還是因為系統幫他強化過代謝功能的緣故。有時候喝得多了,他確實也會像正常人一樣感覺到暈,但只要跑趟廁所放個水,基本上也就和沒事兒的人一樣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爹最開心的是什么嗎?”

    拿著水壺給老爹的杯子里滿上了一杯溫水,陸舟回了句說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總算遂了您老人家的愿,娶了個媳婦回來?”

    “你錯了,兒子,”老陸搖了搖頭,用那酒氣沖天的鼻息對著自己兒子,強行擺出了一臉嚴肅的表情,繼續說道,“有沒有媳婦那是次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陸舟漫不經心說道,“那什么是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重要的是……在外面飄了這么多年,你總算是有個家了。”

    兩者之間有什么區別嗎?

    和老爹碰了下杯,看著美滋滋地對著白開水呷了一口的老人家,陸舟默不作聲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。

    想了好一會兒,他也沒想明白這里面的道理。

    所幸,干脆也不去想了。手機閱讀本章節請點這里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人工
在上海拍车牌很赚钱吧 半全场负负是啥意思 快乐十分技巧软件 零点棋牌不开了吗 排球女将1979 nba比分记录 如意彩票安卓 内蒙古快3彩迷交流群 可以提现的斗牛游戏 巴黎人电子游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