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人工|吉林快三开奖直播视频|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三部 血火抗战 第十一章 朝天阙 第八节 日薄(十)

作者:有时糊涂
手机用户请访问:m.71wx.net

    “王,”梅乐斯给王小山倒了杯白兰地:“从长远看,红色苏维埃是自由世界的最大威胁,我们和他们的合作只是因为纳粹和曰本,而我们之间的合作才是真诚的。”

    王小山微微颌首表示赞同,但开口却说:“上校,我个人同意的您的观点,不过,我们和你们不一样,你们有GCD,但他们没有军队,我们的有,这就决定我们要实?#32961;?#21516;的政策,司令一直是国共合作的支持者,您一定要牢记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对庄将军很了解。”梅乐斯含笑说道,美军顾问团和大使馆上给情报部的关于这位将军的资料有两大箱,里面有他的履历还有对他的各种分析,甚至还包括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,喜欢喝什么酒,吃什么菜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王小山淡淡的端起杯子。

    梅乐斯也端起杯子,透明的玻璃对面的人影有些模糊,正如给他留下的印象,在资料?#26657;?#36825;个人是庄的忠实支持者和追随者,为他掌控情报机构。

    ?#23665;?#35302;这几天,他感到这个人甚至?#21364;黧一?#38590;对付,戴笠有些时候还会说实?#22467;?#26126;?#32321;?#36798;态度,可这个人却从未这样。你听着好像什么都说了,?#19978;?#24819;下,却什么内容也没?#23567;?br />
    “如果,我说,如果,我们和苏俄发生战争,你们会支持我们吗?”王小山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梅乐斯心中一喜立刻答道:“当然,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,就像现在我们给你们的支持,从政治到财政军事,全方位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王小山微微皱眉,梅乐斯的回答太快,痛快得让他感到很不真实,不过他也不点破,依旧保持那种淡淡的神情。

    梅乐斯见王小山又缩回去了,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这个老滑头,华盛顿交付的任务很?#20445;?#35753;他尽快探明庄继华的态度。他很想将华盛顿的建议告诉他们,但华盛顿又又严令,不准泄露给任何一个中国人。

    想起这道命令,梅乐斯就感到有点纳闷,或者说是非常奇怪,美国情报组在流传这次?#31449;?#20837;侵的情报来自?#24433;玻?#36825;让美国人非常奇怪。如果?#31449;?#20405;入东?#20445;?#23545;?#24433;?#30340;?#20040;上?#32780;知,可他们却偏偏放弃了,宁可自己面对蒋介石的巨大威胁。要是庄继华也这样……

    鉴于苏俄?#35828;?#25945;训,梅乐斯不敢轻举妄动,他想了想决定还是?#20219;?#19968;下,等见了庄继华再说。

    “王,黑河北部地区紧靠苏俄,特别是西伯利亚铁路就在离边境不远的地区经过,我们能不能在这里建一个情报站?”

    王小山摇摇头:“上校,您知道,那是八路军控制的地区,他?#21069;?#33487;俄看成娘家,在那建立情报站,风险太大,而且他们要知道了,第二天斯大林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王小山深知?#24433;?#38450;范之严密,在七年?#26657;?#20182;先后数次向?#24433;才?#36963;特工,前后达数十人,只有最初几批很顺利,后来审查便严密起来,最终只有一半进入?#24433;玻?#21487;在随后的整风?#26657;?#26377;几个承受不住压力自己逃回来了,剩下的在残酷的战争?#27835;?#29298;了一半。

    这些特工是宝贵的财产,王小山一个也不想启用,就让他们这样静默着。

    在特工使用上,王小山由衷佩服庄继华,简直可以说是五体投地,立高之助,大泽,这两个特工在?#25345;?#31243;度上改变了这场战争,对纪妃香叶絮菲的使用则直接改变了战争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那难道就没有情报人员吗?”梅乐斯察觉到王小山的神情有些细微的变化,立刻见缝插针追问起来。

    王小山淡淡的摇头:“您知道,我们到东北还不久,[***]部?#30001;?#33267;根本没有进入过黑河北部地区,不过军统和?#22411;?#26377;可能有,这您要去问戴笠和徐恩增。”

    戴笠那里梅乐斯早就问过了,军统的注意力集中在辽宁吉林,黑龙江就哈尔滨齐齐哈尔等几个大城市有,黑河省乃边远蛮荒之地,军统根本没设站。

    “如此看来,我们就只能放弃了,实在太?#19978;?#20102;。”梅乐斯显?#26757;?#24120;遗憾。

    王小山摇摇头站起来:“上校,还是那句?#22467;灰?#22826;?#20445;?#25105;们有的是时间。”说着看看手表:“我去看看司令回来没有,把您的要求报告给他。”

    ?#29992;?#20891;观察组出来后,王小山径直去了庄继华的办公室,可庄继华还没有回来,只有宫绣画在办公室内。宫绣画告诉他,庄继华去了军校。

    宫绣画知道王小山是自己人,王小山在司令部内几乎是独来独往,年长的军官有意避开他,年青的军官就觉得这个人浑身散发着一股阴气,让人难以接近,也不愿意接近。

    “王处长,事情很要紧吗?”宫绣画见王小山没有走,而是坐到她对面的沙发上,看样子今天是有要紧事。

    王小山点点头依旧没有说是什么事,他看看手表:?#20843;?#20196;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宫绣画摇摇头,王小山站起来走到门边看了看将门关上,宫绣画在身后淡淡的说:“我这里很安全,旁边就是司令办公室,走廊口,二十四小时值班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司令给我说,干我们这?#26657;?#20445;存秘密最好的地方一个自己的脑袋,一个是?#24266;说?#33041;袋。”

    宫绣画咧了咧嘴,这个话其实她也听庄继华说过。她了解庄继华的秘密更早,他身边的人太复杂,各色?#35828;?#37117;有,她也养成了将秘密藏在心里的习惯。

    庄继华对保密有种偏执,保密室同样是二十四小时值班,而且是?#25165;?#20102;两个人,任何情况下不准离岗位。在最初她还认为这是多此一举,直到纪妃香林月?#22467;?#20197;?#25226;影?#38388;谍的?#30333;櫻?#22905;才感到这种?#25165;?#30340;必要。

    “宫秘书,我想对司令进行一次清理。”王小山开口便让宫绣画一惊。

    “清理?为什么?”宫绣画语气平?#29627;抗?#21364;很严厉。

    ?#20843;?#20196;部什么人都有,司令与老蒋……,要将他安插的钉子都排除出去。”王小山说。

    宫绣画皱起没有,庄继华的动作越来越大,与蒋介石的冲突也越来越多,要是蒋介石真的铤而走险,这些钉子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可宫绣画转念一想还是摇摇头:“现在是敏感时期,如果清理这些钉子,?#31080;?#21050;激老蒋,对司令的谋划不利,司令还是希望和平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,我们是不是掌握了全部钉子,除了这些公开的钉子,暗中还有?#20999;?#20320;?#28784;?#23567;看了戴笠,这?#19968;?#21487;比徐恩增和陈立夫难对付。”

    王小山眼中闪过一丝轻蔑,他其实看不起戴笠,认为这?#19968;?#24535;大才疏,急功近利,军统看似严密,其实处处都是漏洞,几次重大泄密都是军统出漏子。

    相反他对徐恩增到比较欣赏,这?#19968;?#34429;然风流好色,?#22411;成?#21183;也不如军?#24120;?#21487;实际上?#22411;?#30340;情报能力很强,特别是在针对GCD的情报上,比军统要强。

    军?#35802;?#27426;直?#26377;?#21160;,刺?#20445;?#20239;击,爆炸,手段层出不穷?#27426;型吃?#25797;长潜伏,特别是长期潜伏,更注重情报本身,而不是杀人。

    不过宫绣画倒是提醒了他,掌握了军统人?#20445;?#21487;?#22411;?#29305;工却?#27426;啵?#20844;开的几个早就走了,暗中的呢?庄继华?#29992;?#30008;回来后便与陈立夫翻?#24120;?#20960;乎是公开打?#24618;型常?#36843;使?#22411;吃?#20182;的战区转入地下,司令部内的几个?#22411;?#20154;员也早已经撤离。

    “小山,有件事我要提醒你,”宫绣画忽然严肃起来,王小山抬头看着她:“你要赶紧将家人从渝城接来,小秀过来后,司令便着手?#25165;?#35753;你家?#26031;?#26469;,可你的太太显然不清楚她的处境。”

    王小山苦涩的叹口气,他的太太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富家小姐,比他小了十多岁,老夫少妻,他一直宠着她让着她,久而久之就变得?#25239;?#20219;姓,我行我素,这次让她带着孩子到东北来,可她觉得东北寒冷,生活不习惯,便不肯来。

    “再说吧。”王小山很是无奈,这大概是他唯一软肋,可他却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宫绣画正想说什么,走廊上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宫绣画站起来:?#20843;?#20196;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小山随着宫绣画出来,庄继华已经走到他的办公室门边,看到王小山从宫绣画房间出来,庄继华便招呼道:“小山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小山面无表情的说:?#20843;?#20196;,我要单独报告。”

    庄继华稍稍楞了下,心里咯噔一下。他看着王小山郑重而严肃的面容,以前王小山报告工作从未回避过宫绣画,?#23665;?#22825;却忽然提出这个要求,看来事情很?#29616;亍?br />
    “绣画,你守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说完庄继华便推门进去,王小山跟着便进去了,宫绣画一言不发便坐在门口的椅?#30001;希?#36825;把椅子以往是伍子牛坐的。

    王小山将梅乐斯的话完完整整的向庄继华作了汇报,然后说了自己的看法:?#20843;?#20196;,我看美国人是不是要重演?#20351;?#23663;事件?而且他们好像很有把握,现在便开始迫不及待的试探我们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王小山边说边看庄继华的神色,开始庄继华看上去还比较轻松,?#23665;?#28176;的神色严肃起来,手上的烟已经快燃到尽头,却依旧一动?#27426;?#26174;然他也被这个消息惊呆了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)手机阅读本章节请点这里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人工
怎么加大小单双赌博群 河南快三选号技巧 中了十三亿彩票的小说 街头篮球单机版免费下载 北京pk赛车稳赢技巧 双色球开奖数据excel 网上怎么用ps作图赚钱 微信单双大小群规 刺激牛牛 新闻头条怎麼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