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人工|吉林快三开奖直播视频|
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六卷 忽然之間 第六卷忽然之間 第一百二十八章 辟地(上)

作者:貓膩
手機用戶請訪問:m.71wx.net

    打破萬惡的舊世界,建設美好的新世界,聽上去簡單,實際上對于“世界”本身來說,這是最大的一件事情,而世界對人們來說,本就是最大的,于是無論是打破舊世界還是建設新世界,都成了最大的事情。.

    最大的事情,自然最難,就像觀主現在做的事情以前沒有人做過一樣,寧缺想做的事情以前也沒有人做過,蓮生當年也只有一個樸素而血腥的想法,從來沒有走到實踐那個環節,那么他就算做了再多準備,也不知道如何著手。

    是的,他已經準備了數年時間。對于一生來說,數年時間不短,但和打破世界這樣的宏大命題相比,卻短暫的有些可笑。

    而且他始終沒有下定決心。

    因為代表舊世界的神明,在他的懷里。

    舊世界的毀滅,必然意味著桑桑的死亡,從很多年前,他和她便一直在探討這個問題,始終沒有找到可行的第三條路,于是相愛相殺至今。

    讓桑桑去死,拯救這個世界?

    寧缺不會干,如果他是那種道德狂人或殉他人道者,當年也不會背著病重的她滿世界逃亡,手上染滿了無辜者的鮮血。

    他記得那個世界里有一首很著名的詩。

    “生命誠可貴,愛情價更高,若為自由故,二者皆可拋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君陌,為了自由肯定能拋掉生命,而軻浩然已經拋了。如果是葉紅魚,為了自由肯定能拋掉愛情,而蓮生已經拋了。

    寧缺什么都不想拋。他向來很貪心,很無恥,更準確地說,很吝嗇。他一直想的是那個世界里另一首很著名的詩。

    “世間安得雙全法,不負如來不負卿。”

    除了爛柯寺里那些真正慈悲的僧人,他和二師兄一樣,對佛宗沒有任何好感,這句詩里的如來,自然要換誠仁間二字。

    怎樣才能不負人間不負桑桑?

    寧缺不知道。

    桑桑靠在他的懷里,忽然伸出雙臂,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她把他抱的很緊,那些從身體里滲出的金色塵粒、那道若隱若現的殘影在二人的身體間不停地掙扎,想要離開卻一時無法。

    一道溫暖的力量,進入寧缺的身體里,他的念力隨之而起,經過手里握著的陣眼杵,被整座長安城散向人間處處。

    “試試吧,也許真的能成功。”桑桑靠在他胸口,閉著眼睛說道。

    就像無數次那樣,就像在岷山、在渭城、在長安、在西陵那樣,無論她是什么小侍女還是昊天,最終決定一切的,還是她。

    她下了決心,但今天,寧缺不像以前那樣聽話。

    “你會死。”

    桑桑閉著眼睛,平靜說道:“你陪我活了這么些年,夠了。”

    寧缺沉默片刻,說道:“不害怕嗎?”

    桑桑聲音微顫道:“怕。”

    寧缺微微一笑,說道:“那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桑桑睜開眼睛,看著他,想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寧缺看著她平靜說道:“在爛柯寺的禪院里,我就說過,如果你死了,我真的不想活了,所以,讓我陪你一起去死吧。”

    桑桑想了想,說道:“那下輩子能遇到嗎?”

    寧缺笑了起來,問道:“我們第一次見面是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桑桑有些不解:“難道不是你揀到我的那天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在你剛生下來的那天……”

    寧缺說道:“那天在通議大夫府里的柴房里,我殺死管事和少爺后藏進井里,過了很久才敢爬起來。我很餓,到處找東西吃,然后……看見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這樣啊。”她神情有些惘然。

    “……在紅蓮寺,我快要被隆慶殺死,靠在車邊,你在車里頭,我們之間隔著車廂,只有半步,我以為,那樣下輩子我們生下來也只有半步,這樣方便我能找到你,你看,我從來不懷疑下輩子能不能和你見面。”

    寧缺說道:“因為上天注定我們會永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桑桑說道:“這真是最老套也是最動人的情話。”

    寧缺親了親她的額頭,說道:“因為只需要你愿意。”

    天注定,便是她愿意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桑桑微笑著說道,眼睛有些濕。

    她忘了這是來到人間后,第幾次想要流淚。

    但好像每次都和這個男人有關。

    寧缺問道:“還怕嗎?”

    桑桑說道:“還是怕,但和你一起,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很虛弱,但她還是昊天,當她決定做這件事情的時候,整個人間都感受到了她的意志,更準確地說,是寧缺把她的意志告訴了整個人間。

    他們緊緊擁抱著,就像很多年前那個夜晚。那時他們從開平市集回來,寧缺第一次看到關于修行的書籍——太上感應篇,然后沉沉睡去,像習慣的那樣,將她緊緊抱在懷里,然后他做了個夢,夢見了一片海。

    那是寧缺的初識。

    只要桑桑在懷,他便能感知整個世界。

    同時,整個世界也感知到了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陵神殿前的崖坪上,已然是血的海洋。

    熊初墨死了,何明池死了。

    寧缺要求必須死的人,都死了。

    中年道人站在崖坪石屋前,身影有些孤單。

    葉紅魚和程立雪,站在西陵神殿前,崖坪上黑壓壓跪著無數人。

    書院與道門的戰爭,至少在俗世層面,已經分出了勝負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前一刻,天地間異象紛呈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人們看到了東海垂落的云幕,看到了熊熊燃燒的太陽,看到了長安城上那道恐怖的光柱,看到了如瀑布般淌落的光漿。

    然后便是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光明很刺眼,除了像葉紅魚這樣的強者,再沒有誰能夠看清楚人間的一切。

    即便是葉紅魚和中年道人的眼睛也瞇了起來。

    桑桑的意志,隨著清風來到場間。

    中年道人懂了,知道她獲得了新生,不由生出無限感慨。

    守護人間無數萬年,您辛苦了。

    葉紅魚也明白了,蹙起細細的眉,說道:“一對白癡。”

    莫山山站在她身旁,臉色蒼白,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那座小鎮里,屠夫放下了手中的刀,君陌卻還握著鐵劍。

    這便是兩人最大的區別。

    屠夫知道這場戰爭已經發展到自己都無法插手的地步,于是放手。

    君陌卻想著,如果小師弟和那丫頭死了,卻未勝觀主,那便輪到自己戰。

    在荒原的天棄山脈里,黃裙飄舞,余簾不停北行,看都沒看長安一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沒有人能命令整個人間,夫子也不能。

    他只是代表人間與昊天沉默抗爭了整整千年。

    寧缺要做的事情,是感知、然后嘗試引領整個人間的意志。

    那是怎樣的意志?

    太陽正在熊熊燃燒,天空深處的神國逐漸清晰,天地間一片光明,這是從未有過的白晝,就連湛藍的天空都快要變成純白的顏色。

    光明令人盲,很少有人還能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光明令人熱,整個人間都被酷熱籠罩,大澤蒸騰,南海生波,殘雪盡融,那些被灼蔫的樹林里,忽然響起蟬鳴,極北寒域里那片雪海,竟然有了解凍的跡象!

    太熱了。

    熱到不能大汗淋漓,熱到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長安城被來自神國的光柱不停攻擊,但有驚神陣的庇護,相對城外的世界,還相對好些,至少人們可以睜開眼睛,可依然很熱。

    李漁和大唐少年天子在御書房里。她的衣裙已然被汗打濕,呼吸變得有些沉重,牽著弟弟的手,走到窗畔,將窗戶推開。

    春風亭朝宅里,朝老太爺和上官揚羽相對而坐,兩個人都已經脫光了上衣,露出精瘦絕不好看的身體,熱的極為難受。

    “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朝老太爺撐著拐杖站起來,把房間里所有窗子都推開,看著天上像瀑布樣流淌的光漿,暴怒罵道:“我艸你個祖***,要熱死人啊?”

    人間同此寒暑。

    無論住在江畔還是海邊,無論有沒有風,都躲不過熱浪來襲,整個世界變成一個鐵屋,屋外有柴火不停燃燒,悶熱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意志,就是想法,就是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現在,生活在這個世界里的所有人,都想要一陣清風,想要推開窗子打開門,如果悶熱的鐵屋沒有門窗,那么只能把它打破。

    寧缺感知到了億萬人的想法,知道,那就是人間的意志。

    億萬人的念力,無論來自天涯還是海角,向著長安城涌來,進入了驚神陣里。

    寧缺根本承受不了這等數量級的念力。

    桑桑從他手里接過了陣眼杵。

    那道磅礴至極的、來自人間各處的念力,通過陣眼杵進入她的身體。

    她是寧缺的本命物。

    她有,便是寧缺有。

    長安城南的書院,此時也是酷熱難當。

    崖洞前的讀書人亦已衣衫濕透,但他卻一無所覺,還在對著桌上的書山墨海發呆,還在想著觀主先前說的那句話。

    書生最終百無一用?

    百無一用是書生?

    讀書人越想越生氣,越想越失落。

    他憤怒地伸出雙手,將桌上的書推了下去。

    那些書離開了桌面,卻沒有落到地上,而是飄浮在了空中。

    崖洞里,無數冊書也離開了書架,飄到了空中。

    “原來,是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讀書人明白了,蒼老的面容上流露出天真的笑容,終于釋懷。

    “去吧,讓他知道,文字本身就是有力量的。”

    無數書籍,離開書院崖洞,像鳥群般飛到長安城墻之前。

    書院藏書浩瀚,有典籍珍本,也有兩京雜記這樣的通俗讀物,數量難以計算,此時竟是在空中沿著長安城圍了整整一圈!

    “百無一用是書生,這是你說的嗎?”

    寧缺看著觀主,說道:“那我寫個字給你看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他舉起手臂,手指虛握,握了一只無形的筆。

    墨在哪里?

    他要寫那樣大的一個字,需要多少的墨?

    長安城墻外,飄在空中的那無數冊書,忽然間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書,不是紙。

    書是字紙。

    書上皆有字。

    那些字是墨寫的。

    無數冊書里,有無數墨字。

    寧缺要用的,是無數前人留下來的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(未完待續。)手機閱讀本章節請點這里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吉林快三预测大小单双人工
蚂蚁配资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达慧投资配资 股票入门书籍 渝三峡a股价 股票指数在哪里看 新浪财经股票首页 智操盘 选取股票分析方法 如何配股